> 正文

  5月底,全市平原區地下水埋深平均為23.32米,與2015年同期相比,累計回升3.16米。

  南水進京之前,本市地下水位曾經連續16年下降。2015年以來,本市多措并舉,通過用好南水、壓采地下水、河道補水,地下水進入了快速恢復期。

  近八成平原區水位回升

  全市885個地下水監測點數據顯示,2019年5月底,全市平原區地下水埋深平均為23.32米。與2015年同期相比,地下水位累計回升3.16米,地下水資源儲量增加16.2億立方米。

  這樣的回升,并不是偶然的、小規模的。“四年來,全市共有14個區地下水位上升。平原區地下水回升面積達4957.3平方公里,占全市平原區面積的78%。”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說。

  數據顯示,平谷區地下水位回升值最大,四年上升了9.23米。其次為門頭溝區,回升值為8.5米。其余各區的回升值在0.3米到5.88米之間。

  自1999年起,本市經歷了連年干旱,再加上經濟社會迅速發展,用水量急劇增加,不得不靠超采地下水以維持城市運行。因此,全市地下水位連續16年下降。

  2014年底南水進京,是本市地下水止跌回升的轉折。四年來,南水北調來水成為京城的供水主力,懷柔、平谷等應急水源地得以休養生息,2018年,本市還在中心城區完成了近300眼自備井置換工作,相當于每天減采地下水8萬立方米。

  2015年,地下水位停止下降,2016年和2017年分別回升了0.52米、0.26米。

  京郊的山澗泉眼復涌了

  距延慶城區10公里,媯水河支流寶林寺河中,6孔泉眼在2019年春天復涌了。

  清淺河水里,幾塊石頭間正咕嘟嘟冒出珍珠般晶瑩的小泡泡,一群小蝌蚪圍著泉眼游動。汩汩泉水匯成溪流,綿延流淌1.7公里。這樣的景兒,讓寶林寺村村民張懷恩恍然回到了30年前。“那時候,河里的泉眼可不稀奇,家家戶戶吃的都是河水、泉水。”張懷恩說。

  進入新世紀,本市地下水一降再降。據統計,與1980年相比,本市地下水位在30年間下降了近20米,儲量減少了近90億立方米。連年下降的地下水位,使得京郊不少山澗干涸、泉眼停噴。

  如今,隨著地下水位的不斷上升,在昌平的連山石村、延慶的艾官營村、懷柔的百泉山,都有泉眼恢復噴涌。

  六條輸水路徑涵養地下水

  2019年5月,懷柔雁棲河兩岸的居民發現,以往的涓涓細流在這個春天變作清澈寬闊的水面,最寬處超過10米,潺潺流水倒映著兩岸綠樹繁花,美景醉人。

  清澈的河水來自京密引水渠,經雁棲閘順流而下注入雁棲河,能有效補充懷柔應急水源地的地下水虧空。自2015年起,這樣的補水就在陸續開展,目前已累計在該地區補水1.08億立方米。眼下,水頭已到雁棲分洪閘下游約5.8公里處,形成水面面積約0.42平方公里。

  “地下水生態回補的路徑總共有6條,主要通過向潮白河、雁棲河、北塢砂石坑、永定河、洳河、泃河等河道補水,河水下滲,能夠補充地下水。”市水務局相關負責人說,有效促進了密懷順水源地、西郊山前、永定河流域等嚴重超采區的水源涵養修復。(朱松梅)

幸运赛车规则